主页 > www.0808555.com >
69 名血透患者在医院里感染丙肝病毒不是第一次可能也不是最后一
发布日期:2019-08-12 02:35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通报还透露,已对相关责任人进行了严肃问责处理,给予东台市人民医院党委书记、院长和分管副院长免职处理,给予其他相关责任人严肃处理。

  一名患者的家属告诉财新记者,感染情况最早出现在四月上旬,当时已经有人感染了丙肝,但没有有效控制。直到 5 月 15 日的一次大面积检查,院方发现情况已经蔓延,多名患者感染丙肝。

  此次血透感染事件中的一位患者家属对财新记者透露,东台人民医院的卫生状况堪忧。

  “我们不了解(为什么感染),只晓得他们卫生状况一塌糊涂。”他说。东台人民医院的相应措施受到质疑。前述感染者家属称,该医院很脏,“病人的被子不洗晒,AB 盖(透析浓缩液防尘盖)从不盖上,上个星期用剩的水,也不盖上,过了几天还继续用。”

  北京地坛医院主任医师蔡皓东曾在财新博客撰文指出,丙肝病毒在潮湿环境中或在血液中可存活较长时间,如在 37℃的水中,丙肝病毒可存活 96 小时,在血液中室温下可存活至少 7 天,4℃环境中可存活至少 12 天。而在注射器针头、透析管等医疗器械的残留血液中,丙肝病毒可能在几天内都有传染性,通过共用注射器、血液透析或介入性医疗操作,都有可能导致病毒传播。

  血液透析的原理是将血液导出体外,借助仪器的力量清除毒物;其间血液会接触透析器、透析液、回路管等器械。血液透析可能导致感染的环节是多种多样的,包括输血、使用血液制品、透析器的复用、多人共用一台透析机、免疫力下降导致的日常感染等等,还有很多医学界目前没有查明的原因。

  其中一个关键的因素是,丙肝感染存在“窗口期”,即一个人感染了丙肝病毒之后,要等待一段时间才能产生抗体。在这段时间内,仅凭常规的丙肝抗体检测,难以识别出丙肝病毒感染者。这就给隔离防护措施的落实增加了难度。

  血液净化技术在江苏省属“第二类医疗技术”,医疗机构未经审批不得擅自开展。江苏省血液净化技术管理规范中,对于血液透析室透析治疗区、水处理区、治疗室、候诊室等各功能区设置,规定了严格标准。乙肝、丙肝、梅毒螺旋体及艾滋病病毒感染患者,应当隔离治疗,即分别在各自隔离透析治疗间或隔离透析治疗区,进行专机血液透析,治疗间或者治疗区、血液透析机相互不能混用。

  东台市人民医院在当地人眼里是东台最大最好的医院,距今已近 70 年历史。是江苏省首批准许开展血液净化技术医疗机构之一,医院肾内科曾获得盐城市、东台市多项科技进步奖。但该医院的管理曾被质疑。

  而在以往,由于医院管理纰漏,曾出现多起医院血透患者感染丙肝事件:例如 2009 年发生山西省 20 名患者因透析感染丙肝的事件。

  卫生部曾通报称,血液透析感染事件暴露出医院在依法执业、建章立制、规范管理等方面存在诸多薄弱环节;医院管理者和医务人员的医疗安全意识淡薄,对预防和控制医院感染的工作措施执行不力;基层医疗机构、企业医院仍存在监管漏洞。

  然而,医院自身管理不善只是院内感染发生的原因之一,山西省两家医院的不规范行为在事件被发现之前,并未得到当地卫生行政部门的纠正。

  上海三甲医院透析室护士告诉财新记者,许多医院,尤其是中小医院认为透析项目收费不高,会通过压缩成本的方式尽可能盈利,或会简化环境消毒的配套措施、人员培训等环节,“他们从其他方面节约的成本,节约的人力,可能就导致了后面的结果。”

  患者家属称,目前医院对感染患者免费治疗丙肝,病情较轻的由医院免费发放药品在家治疗,较为严重患者则在医院接受住院监护治疗。

  对于患者来说,不会造成太严重的后果,因为丙肝目前治疗效果很好,可以达到抗体和 RNA 双治愈的程度,像很多已经患丙肝很多年的患者,口服索非布韦、维帕他韦、达卡他韦等药物后都能痊愈。而且新闻里也说了,感染患者目前均免费接收治疗,所以对于患者来说,应该不会有严重的后果。

  对于医院来说,相关责任人免职是我国 ZF 处置类似事件的惯例,不管有用没用先免了再说。至于后期问责定罪的问题,要等感染原因查明后才能问责到人。至于医院和透析室是不可能停止运行的,因为我们国家卫生资源太少,如果停工了,估计当地其他透析室分流不了这么多病人。

  我国规定:血液透析患者应该每 6 个月抽血检查乙肝、丙肝等血液传播疾病。所以新闻里说是 4-5 月间先后发现的,有可能是在该透析室在规律复查节点时发现的。因为丙肝感染初期无症状,所以患者基本不会主动去检查。因此,所谓的集中爆发,很有可能只是化验检查时间比较集中,而感染时间可能要追溯到很早之前。

  第一:丙肝是传染病,它不会凭空出现,所以必须要有第一个感染者作为传染源。筛查新入血液透析患者感染指标,是透析室最基本常识。一般不会出现纰漏,但两种情况例外。

  一是急诊透析的患者。这类患者往往是情况非常危急,来不及筛查传染源,必须立刻马上开始透析,这个时候,如果患者有丙肝,可能会漏过去。

  二是长期在透析室透析的患者,接受其他治疗后返回透析室没有再进行传染病筛查。例如,一个透析患者去其他医院做了个手术,可能还输了血,回到原来医院透析前,必须先查乙肝,丙肝。否则就有可能导致传染病扩散。这一点是最容易忽略的,因为对于透析患者来说,频繁抽血检查会增加他们的负担,所以,有些患者会拒绝复查,有些甚至会隐瞒外出就医的经历和病史。要求医生对患者情况必须掌握的非常到位才行。

  血液透析引起院感,特别是丙肝,是相对来说比较常见的。近年来类似新闻几乎年年有,就没断过。这个院感关键,往往不在于有些人想当然说的“一人一管”问题。常见的出问题的环节在两处,一是配置肝素,二是透析器复用。

  2017 年某省透析室爆发乙肝,后来证实就是护士配置肝素时出了问题,肝素是血液透析治疗时用于防止血液在透析器里凝固的一种针剂。透析前将肝素与生理盐水按比例配置好,在透析开始后,按照一定的速度输入血液中。从理论上来讲,配置肝素时应该每个患者单独配置一份。但是一个患者根本用不了一支肝素,一支肝素 2ml,一个病人一次透析连 0.01ml 都用不了。为了杜绝浪费节约成本,我国几乎所有的透析室都是集中配置,然后分别抽取使用,这个过程中如果无菌意识不强,把已经接触患者血液的注射器再接触集中配置的肝素盐水,就容易造成整个肝素盐水被污染,导致院感。

  透析器复用是指本应一次性使用的透析器,为了节约成本,反复多次使用。千万不要以为这是错误行为,以前是我国允许的常规操作,血液净化学那本书上现在还有关于如何复用的指导流程。原因嘛主要还是为了节约成本。这个复用,也是每个病人自己复用自己的,一个新透析器用完后,在上面写好名,然后清洗消毒,下次来了再接着使。看上去好像也没什么问题。但是问题就容易出在清洗消毒这个环节,因为消毒时有一个环节叫浸泡,这个环节是所有透析器放在一个池子里一起泡的,如果这些透析器里有一个是丙肝病人用过的,那就危险了。理论上是将丙肝患者的透析器和普通患者的分开,但是就像上面所说的,会有一些“漏网之鱼”,连病人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感染丙肝了。

  近年来各地关于血液透析导致院感的新闻层出不穷,单纯归因为医务人员责任心不强,恐怕过于草率。我认为反映出的深层问题主要有两方面:

  一方面说明起码我们的很多经济相对落后地区患者能透的起析了,而且有进行传染病筛查的意识和制度,这是一个进步。两年前,我去内蒙某地下乡的时候,当地患者透析一次要跑到 80km 的旗医院透析,而且根本不知道什么时候查乙肝丙肝。那种情况就算真发生院感,也未必知道。

  另一方面,近年凡是新闻爆出来的医院,几乎都是基层医院,能到区县级医院的都很少,说明我国基层医疗质量堪忧,医务人员素质参差不齐,不过就给那点工资,基层医院能存在就不错了,发展要一步步来,先解决从无到有,再解决从有到优,不可能一蹴而就解决问题。

  再者,可能大部分人不知道,血液透析一次的价格是 480 元左右,这是打包付费,也就是说,不管医务人员使用的耗材药物成本是多少钱,透析一次只能收费 480。所以要想不亏,只能节约成本。至于这个 480 是不是合理,反正也没有市场价格机制作为客观指标。ZF 说合理就必须合理。

  但是大家要知道,30 年前,中国血液透析技术刚进入临床的时候,一次透析收费就是 500 左右,30 年过去了,连大米白面都不知道贵了几倍,但是这个收费标准不但没增长,反而还下降了。这对各地透析室节约成本的压力多大可想而知。